L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13877662218
邮箱:892311024@qq.com
QQ:892311024
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

AB模版网(AV1766)微信公众号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“帝国冲动”与干涉主义的穷途

2020-01-11 20:11

    在美国袭击并炸死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之后,伊拉克议会通过了决议,宣布结束与本国军队的反恐配合,恳求本国部队离开伊拉克。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附近“斩首”伊朗军官,未经伊拉克同意,在其境内杀死一名伊朗公民,侵犯了伊拉克的领土和主权,违反了《联合国宪章》和国际法及国际关联准则。因此,伊拉克宣布中断与美国军事合作,驱逐美国士兵,也算是作为主权国家的伊拉克的必定反应。特朗普的反应是什么呢?威胁对伊拉克履行严厉的制裁――观察美军这次军事冒险行动的背地,显然仍是美国到处插手的“帝国冲动”。然而,胡作非为的干涉不仅无奈重塑中东的秩序,反会导致无穷无尽的战乱,而美国本身也将深陷窘境。

    20世纪90年代的“海湾战役”,恰好处于冷战的转折点上,这场战斗不仅治愈了美国的“越战综合征”,而且开启了冷战之后美国频频海外用兵的习惯。冷战停止之后,所谓的“自在国际主义霸权”突起,美国按照本人的模式和愿望塑造新的世界秩序,其中包括推行西方模式的政治跟经济轨制,看起来,就像福山所说的“历史终结”。美国主导的这一国际秩序的基础前提在于单极世界,冷战结束之后,美国成为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单极霸权国,不任何地缘政治力量可能真正约束美国。美国政治学家约翰?米尔斯海默说:“十字军的激动深深植根于这些国家,尤其是他们的精英阶层,他们很难不试图以自己的动向改造世界。”这是暗斗结束以来,华盛顿建制派的治国方略,也是特朗普始终提及的“深层国度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比“十字军冲动”要重大,美国不忘记在西方世界经久不衰的“罗马帝国情结”。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,就是典型的“帝国冲动”。小布什政府咬定伊拉克领有生化武器,打着“解放伊拉克”的旗号推翻了萨达姆政权,并且将萨达姆送上了绞刑架。然而,打烂了伊拉克的国家结构之后,自由、民主并没有从天而降。伊拉克变成了“战争之血搅拌的泥潭”,伊拉克战争造成近15万伊拉克平民丧生,100多万人无家可归,而美军至今还未撤出伊拉克。如果从2001年阿富汗战争算起,美军在大中东地区的战争已进入了第19个年头,但当初还看不到凌乱结束的曙光,更不要谈“体面”撤军了。

    伊拉克这个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被制造出来的国家,在历史上曾长期是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争夺的要塞和边疆。现当初,伊拉克又成为美国和伊朗之间激烈博弈的舞台。冷战结束后,美国在“帝国冲动”一定带来的干涉政策和举措越来越失控,伊拉克当下的困境就更是凸显美国干涉主义的穷途。

    “穷途”,象征着这条干涉主义之路不会有好终局。美国国内政治风向的变革,导致最近两年美对中东局势采取了比较克制的做法,从中东撤出的动向是明显的。然而,美国要实现“体面”撤军,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件,因为美国搅乱了中东地区本就脆弱的政治秩序,使中东地区陷入弛缓加剧、报复抵牾的恶性循环。美国以战斗的方式干涉中东地区的国家建设过程,强行嫁接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,这是中东的混乱之源。可能说,2003年伊拉克战役之后,美国前所未有地参加到中东历史进程之中,而“阿拉伯之春”之后,中东地区的国家治理危机更是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“穷途”,也象征着美国的政治思潮和外交政策正进入一个新周期,策略紧缩的意向和态势日渐明显。特朗普上台之后提出“美国优先”,寻求建立更具“性价比”的美国霸权,采用了“有准则的事实主义”的外交政策。美国策略家约翰?加迪斯认为,特朗普试图回应美国海内对“为什么在中东用兵”的质疑。从特朗普的本意而言,结束中东战争是他追求的目的,然而,在中东的乱局中,结束一场战争尤其是体面地结束一场战争,要比开始一场战争难得多。

    苏莱曼尼之去世,是会结束战争,还是会开启一场新战争?人们都在料想。只管特朗普声称,这是制止战争而不是发动战争,但战争有自己的规则,苏莱曼尼之逝世无疑引起了中东地域什叶派的怒火,“复仇”恐难避免。面对这样的情势,美国显然难以抽身,与其撤军的目标背道而驰。更可悲的是,伊拉克沦为大国角逐的战场、地缘政治的黑洞。美国跟伊朗之间的“小战争”可能将无尽无休。美国的干预主义忽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,试图以自己的政治模式和诉求来塑造世界,带来的恶果是绵延不绝的抵触,并让自身也陷于难以自拔的泥潭。

    (作者:孙兴杰,系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)